【Fjallraven】開創未來

這棟建築從外面看並不起眼,但可別被外表所騙,儘管是粗獷的鋼筋混凝土,灰色建築內卻很整潔、井然有序,規畫得非常完善。幾名工作人員於廠內監督著機器完成艱困的任務。樓上的會議室、辦公室和測試實驗室維護得整齊清潔,Fjällräven的產品研發員 Niklas Kull 及 Svante Björkroth 正在這裡跟和友紡織公司(Ho-Yu Textile Company)的董事長 Charles Jwo 討論新材質 Bergshell 的具體細節。


Charles 指著實驗室內琳瑯滿目的新奇裝置,「這是用來測試材質的耐磨性,另外那臺是專門測試抗撕裂強度。」兩名瑞典人對材質原型的測試結果感到滿意,他們尋尋覓覓的「手感」和質地終於找到了。

「我們很重視材質承襲Fjällräven的『DNA』,要讓人不看商標就知道這是Fjällräven的材質。」Svante解釋道。

三人進一步討論起更為複雜的貼合、長纖紗(filament yarn)、空氣締捲加工法(air texturing),Charles與和友團隊的技術專業表露無遺。我們選擇與他們合作生產Bergshell,一個原因即是技術,另一原因是永續理念。

綠色革命

和友紡織創建於1964年,由Charles父親協同兩位友人一手打造。時值西方紡織工業漸趨沒落,留給東方國家發展的潛力。迅速竄起的和友紡織挾其座落臺北市、與國際接軌的地理優勢,躍身成為臺灣首屈一指的紡織廠。八〇年代中期遭逢強颱暴雨肆虐,才將廠區遷至更為寬敞的桃園觀音現址。


「當時豪雨氾濫成災,」Charles解釋,「我還記得廠內充滿有毒化學物的汙水勢將流入稻田和水庫,顧及民眾的健康安危,父親和合夥人不得不做出遷廠的決定,也是我們邁向友善環境旅程的第一步。」

此舉在1987年當時非常罕見也頗為大膽,在亞洲地區更不容易,如今證明完全有其道理。然而與和友紡織所做的其他永續努力比起來,遷址還算小事。例如,採用封閉系統減少濃煙在廠內亂竄、回收溶劑用於輔助驅動器械、微生物廢水現場回收,並盡可能使用回收再生材料,包括消費前(pre-consumer)及消費後(post-consumer)布料。有些變革相當大膽,像是試用最新的低能耗生產技術、投資一百多萬實驗省水染色技術――結果失敗。

「實驗沒有成功,我們投資的設備成了昂貴的破銅爛鐵,但沒有試過怎麼知道。萬一成功了有多好,結果現在只剩下頭痛。」Charles說完自己也笑了。


一行人跳上Charles的車,準備前往五分鐘車程的和友織布廠參觀。156臺機器鬧烘烘地運轉。織布機打著節奏快速旋轉,把經緯紗織成長長一卷布。沒有傳統梭子跑來跑去,改以噴射水流牽引緯紗穿越梭口。這種工法比傳統更能增加產量、同時節省能源,產出的布料品質更為優良。為了生產Bergshell布料,和友使用了特殊的空氣締捲加工技術,在織合的過程中沿紗線表面噴氣,讓布料稍微磨損、蓬鬆。消費者看不見表面的差異,但其實布料的結構變得更耐磨了。

回顧過去

數年前開始,顧客問我們為何不出防水後背包,我們的回答是,以G-1000® Heavy Duty材質搭配防雨套,已經足夠大多數健行後背包防雨防雪的使用需求,耐久性也夠。後來,我們推出了Bergtagen系列。

Bergtagen是專業登山系列,涵蓋各層次穿搭品項,有羊毛底層、人造纖維保暖中層,以及Eco-Shell防水外層。Bergtagen系列於2017年上市時並沒有背包的品項,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當時,在Fjällräven的所有後背包的款式中,沒有一款具備高難度山岳地形所需的強度和防水性能,於是我們的裝備設計師開始苦思解決之道。沒想到這件事比想像中艱鉅,雖然防水材質唾手可得,達到耐久度也不是難事,但是如果要同時兼顧兩者,符合Fjällräven的永續標準,卻彷彿天方夜譚。

「棉質不考慮,」Svante解釋道,「就連G-1000® HD的強度都不足以應付崎嶇的高山地貌。過去的防水材質太過光澤耀眼,不是Fjällräven的風格,也不夠耐磨。不僅如此,供應商必須認同我們的永續遠見、願意配合才行。我們不願意不顧永續發展只生產機能耐久的材質。Fjällräven的設計指南規定所有材質必須符合永續原則。」

於是我們找上了和友紡織。

Svante、Niklas、Charles三人移動至會議室,桌上散滿各式各樣的布料。用未經訓練的肉眼看,它們全都長得一模一樣,實際上從貼合類型、重量到厚度均有細微差異。設計師Niklas正談論著材質的外觀和觸感,先是揉一揉、擰一擰,再拉扯一番。他的目光停留在貼合布上,詢問Charles這種布的防水效果如何。Svante比較站在消費者的立場,關心成本如何。他必須了解各項的成本要花多少錢,既理性又周到、客氣但是堅定。他們是攜手合作的關係,所以Fjällräven的設計師不會命令和友紡織或其他合作夥伴該怎麼做,和友也絕不會無端生產一種布料強迫推銷你買。過程中是不厭其煩的電話溝通、視訊會議、電子郵件來回,甚至直接飛到臺灣造訪工廠。

團結就是力量

在整個研發過程中,設計團隊先是尋找擁有共同永續遠見、品質及產量均符合要求的合作夥伴。找到之後,雙方安排會面。我們有可能合作嗎?會是什麼樣的合作關係?對方能以合理的價格達到承諾的品質嗎?我們的其他廠商(用該原料製造商品的廠商)能與之合作愉快嗎?種種問題從一開始陸續浮出,需要時間找到答案。


接著是製作原型。Bergshell是一種嶄新的材質,對Fjällräven及和友都是。它的原料再生尼龍和友已經用了十幾年,但是結合貼合與空氣締捲防刮技術還是頭一遭,成果就是Bergshell。

等到Fjällräven的團隊滿意了這種材質,就可以開始製造商品了,也就是後背包。Fjällräven密集地展開產品測試,持續不斷提出回饋意見和需要改善或調整的地方,讓和友及負責製造背包的越南團隊知道。接著又是連續好幾個月電子郵件、電話和會議的來回溝通,最終共識達成、笑顏綻開、握手言謝。

「這是一個持續不斷改進的過程,」Niklas為我們解釋,「透過不斷挑戰,他們也越變越好。我們看到了可能性,透過攜手,確信抵達最好成果的可能極限。」

祕密藏在細節裡

成果非常特別,Bergshell是平面防刮結構。傳統抗撕裂布料都是粗糙表面,抗撕裂線微微凸出,是最先接觸碰撞和摩擦的地方,藉以保護下方的長纖紗,但是抗撕裂線會逐漸磨損,最終失去保護能力。Bergshell的平面抗撕裂結構截然不同,一旦外力摩擦均勻遍布在布表,而不是集中某一部位,就能大大提升抗摩擦能力。

這是結合一種平滑長纖紗和空氣締捲加工紗得到的結果。平滑的紗線抗撕裂強度高,抗摩擦性卻不佳;空氣締捲加工紗恰好相反。我們前面提到過,空氣締捲加工有起絨的效果,可提升布表抗摩擦能力,缺點是會減損抗撕裂強度。兩者結合是相輔相成:兼具對抗摩擦和撕裂的強韌度。

加上一層TPU薄膜,防水性便顧及了(抗水壓可達20,000mm)。而且,紗線的部分原料來自獲得全球回收標準(Global Recycle Standard, GRS)認證的再生尼龍。

「我們對成果相當自豪,」Niklas說,「研發Bergshell的初衷是要創造一種體內存著Fjällräven的DNA的防水布,我們做到了。不只是做到,還超越了原本預期,將可能性推至極限。不只因為這種材質來自再生尼龍,更因為它優越的抗摩擦與撕裂性能,可以延長使用壽命。我們從登山嚮導組成的測試小組也獲得正面回饋。真是令人高興。」

Niklas運用Bergshell材質設計出多款機能後背包,由Bergtagen登山包打頭陣,再來是長途健行專用的Keb後背包,另外還開發全新Ulvö系列,主打中小型日用背包,包括一款完全防水的捲蓋式後背包。


一行人離開會議室,穿越廠區向外走去。一捆捆巨大的各色布料在牆面排排站,鮮豔多彩與灰色混凝土形成強烈對比。除此之外只剩下綴著旋鈕、按鈕和轉盤的單調器械,光滑無害的外殼裡布滿錯綜的纜線、齒輪、線圈。這就好比Bergshell的縮影。遠看它與Fjällräven其他材質別無二致:霧面、淺紋、質感,近看才知道Niklas形容的「魔力」。拿起一塊布料在燈光下游轉,可以看到絲線的交錯縱橫隨光線角度變化。輕輕觸摸可感受經空氣締捲加工後的防刮手感。帶著它入山林,萬事已無缺。

撰文:Sarah Benton
影像:Håkan Wike
原文:Making the Future


Copyright © 2019 Rockland | Fenix Outdoor Taiwan C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