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分類

【Fjällräven】北極狐研究員的生活

作者:Sarah Benton

Fjällräven有一句話我們很愛:「沒有不好的天氣,只有不合適的服裝。」


不過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句話也許說得太滿了,因為有的時候天氣真的很惡劣。就在復活節期間,斯德哥爾摩大學的北極狐研究小組前往瑞典雪茫茫的山野進行研究考察,想必在那個時候,他們對這句話肯定也頗有微詞。




瑞典的春天是出了名的變幻莫測,這時的天氣唯一能預期的就是天氣無法預期這件事。但是Rasmus、Malin、Dick三人萬萬沒想到會遇上暴風雪,刺骨的寒風挾著飛雪不斷從斜側向他們襲來。然而任務在身,必須排除萬難達成目標。他們所在的位置靠近赫拉格斯山莊(Helags Mountain Station),一行人正在架設攝影機和錄音設備,此行的目的是為各自的碩、博士論文蒐集資料,研究北極狐的各種生活面向。儘管暴風雪從中阻撓,他們還是設法把重要設備架設堅固,而且想出一個應該可以頂得住一、兩場暴風雪、也不用擔心那古靈精怪、愛咬東西的北極狐搞破壞的奇招。


他們旋風式地結束考察行動之後,我們與三人及攝影師Håkan Wike取得聯繫,簡單地聊了一下這次的經歷。

 


「第一天晚上的暴風風速有每秒30公尺(每小時67英里)以上,」Rasmus解釋道,「所以規畫路線很重要,一定要選一條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大部分作業的路線。」


架設攝影機和麥克風的時候,三個人不能掉以輕心,得用點巧思才行。一方面因為這裡是暴風雨頻仍的地區;另一方面,北極狐是好奇寶寶,牠們特別愛咬麥克風和攝影機。

 


「麥克風上面有兩個像小耳朵的東西『很好咬』,所以我們得做好保護措施,防止北極狐破壞。我們幾經嘗試,換了好幾種方法,終於做出一個我們覺得有夠天才的防護籠:把兩個餐具的瀝水架用電線束帶繫牢。」

 



別看北極狐身上有著厚厚的毛皮,牠們其實不喜歡在這種壞天氣出沒。冷歸冷,狂風暴雪又是另一回事。所以三人在這趟考察途中並沒有撞見任何一隻北極狐。不過沒關係,他們已經按照原訂計畫把攝影機和麥克風安置妥當,而且採集到一些狐狸毛和尿液檢體,帶回斯德哥爾摩做進一步檢驗。


現在他們三個人只能耐心等待,看看攝影機和麥克風能捕捉到什麼聲音畫面。


圖片:Håkan Wike.

撰文:Sarah Benton

原文: The Life of an Arctic Fox Researcher

忘記密碼

請填寫您註冊時輸入的 E-mail,我們將寄送驗證信件至您的 E-mail
請您於該信件中點擊驗證連結以進行密碼重新設定,謝謝。

帳 號:

E-mail:

驗證碼:

請留下您的姓名與E-mail,我們將於貨到時通知您。

姓 名
手 機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