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分類

與Mystery Ranch創始人Dana Gleason的一場對談

作者:CARRY HQ



人們不時將「傳奇」兩個字掛在嘴邊,但是在背包的世界裡,Dana Gleason是個真正的傳奇人物。踏入業界超過四十年,Dana Gleason是許多為市場開創新局之領導品牌的幕後推手,例如Dana Design和Kletterwerks,當然還有Mystery Ranch。這次我們在Carryology Classified社團的第一場直播活動中,很榮幸邀來Dana接受訪談。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分享他的智慧與洞見……


能不能談談你們的設計流程?關鍵是哪一階段?你的設計靈感又從何而來?


我們的設計流程沒有一定,時而緩,時而急。雖然在過去這幾年間,我們做過不少努力試著減少這個落差,但是最多也只能採取明智方法,視情況設定不同的完成期限。我們大部分的設計以「商務」和「運動」用品為主,可以容許一年半的時間進行;少部分情況是「軍事」用品,此時必須展現應急能力,快速於90天內完成設計。90天也許聽起來很長,但實際上這樣算快的。


我們的靈感哪裡來?我們的顧客都是很操裝備的人,越操越好,這樣不管在什麼時候,我們可以看到有哪些明確的需求必須滿足。基本上,越困難的問題越有思考解決的空間。解決問題其實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尤其是去滿足軍事作戰的需求。


MR有沒有可能推出對開式的背包?


我並沒有反對對開式的做法,只不過我們叫它做面板式拉鍊。事實上,目前我們的產品線上至少有三款對開式的背包:Ridge Ruck滑雪背包(我們在正面配置了太多設計,以致於沒有空間配放三拉鍊的中央拉鍊)、Mission Rover(這一款是大型旅行背包,唯有從單邊開啟才符合使用需求)、Slick(這是我們其中一款日用型背包)。我不會說三向拉鍊才是王道,所以不管是對開式、頂開式和其他開啟方法,我們都竭誠歡迎。

 

對於本地生產與海外生產,你有什麼看法?你覺得優勢在哪裡?


多年來Mystery Ranch一直致力於製造高品質的背包,同時努力控管製程以確保品質。早期我們將生產線集中在美國的博茲曼市(Bozeman),如今這樣的做法已顯得不切實際。我在博茲曼有一個擁有百名員工的工廠,絕對是我們營運上的核心。博茲曼廠的重要性不在於貢獻實際產量,而是我們必須擁有自己的工廠,才能完全掌控整個製程,確保按照我們的方式進行。同時,有能力自行生產,才能給出近乎明智的意見。對我們而言,擁有機動性強、可快速反應問題的生產線,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最重要的一點,有了自己的製造廠,我們可以培訓更多的主管與品管人員。事實上,想成為農場的一員,第一步就是進入製造廠工作。


北美地區除了我們以外,有一間企業也是採取同樣的模式,那就是我們在溫哥華的好朋友:始祖鳥(Arc’teryx)。就我們所知,只有他們除了將量產工作放到亞洲之外,另在本土擁有自己的工廠。以我們的情況來說,某些特定的承包案也會安排於美國製造。假如沒有自己的核心工廠,你很難提出什麼高明的看法。所以我們一直把維持自營的生產線視為營運的先決條件。


能否談一談你們的產品測試設備?你們內部有哪些機器設備?採用機器測試和實地測試的比例是多少?


所有的東西都是要應用在現實世界裡的。在產品的原型和尚未進入生產的前製作業階段,我們仍在進行研發和設計;同時有另一件事情會進行,就是對材質進行測試。我們有泰伯磨耗測試機(Taber tester)和穆倫爆裂測試機(Mullen Burst tester)。泰伯測試機會依據ASTM標準量表提供產品的磨耗級數;穆倫測試機能提供布料經施加水壓後,每平方英寸受壓磅數的基本資料。我們還有一臺很大的烤箱,用來烤我們的消防背包,作為初步測試,以確保符合美國消防協會的規定、通過後續檢驗。


這類的測試和檢驗必須交由Underwriters Lab實驗室來進行,會從生產過程取出實品去測試,但我們總要了解情況。不管任何時候,我們都必須經得起外界測試的考驗,所以習慣上也會進行內部測試,才能掌握送驗後的結果,而不是只能期待會有好結果。


我們為什麼要測試原型,還與一件事有關:我們是一間通過ISO 9001認證的公司。這意味著我們的品質標準以及各項執業標準,必須提得出文件證明,而且是以任何在發展這項配備的人都可以理解的方式提出證明。這項認證在許多國家和部分特定區域是必備的要求。在我們通往我稱之為「成長一點」的路上,我們做了這一個努力。這麼多年以來,我們優異的品管系統享譽全世界。然而這些好名聲多半來自民間的傳說與口碑,一傳十、十傳百,難保不會有所訛誤。這是為什麼我們要藉助ISO 9001發展出一套標準化的品管系統,作為口碑背後的支持,證明我們的品質不僅止於口耳相傳,而且是通過認證標準的。

 


有沒有哪些設計師真正啟發了你?


哇,好多欸!不過我告訴你,現在啟發我的是農場內部的一些人。不久前,我曾經有一度是Mystery Ranch的主要設計師,更早則是在Dana Design。不過現在我們已經建立起完整的設計團隊,一共有十六人。其中一些來自我們的工廠,有些是製造背包的,還有幾位是維修背包的,最後因為各自的視角會產生出一個設計觀點。


這個設計觀點不盡然是我的主意。當我回到團隊,我們一起檢視來年的計畫,我會發現一些我怎麼也想不到的點子,而且超酷的,沒有比這個再令我高興的事了。


現在農場的創意流程融合了多種見地,都從品質與實用的角度出發,但是我敢說,又加入了一點藝術眼光在內。在這裡與大家共事真的很棒。


有沒有哪些使用者的回饋令你大開眼界?是否有人對背包的認識比其他人要深入?


有部分人士因為身分的關係,擁有非常豐富的專業知識。消防人員就是一例,所以我們的消防背包是和消防員合作設計的。這一點真的很重要。我對人體負重的專業知識相當充分,團隊裡的設計師也是;但是很多情況下,我們並不知道這個人背著重物要去做什麼事。拿我自己來說,我比較在行的是攀岩和滑雪方面的知識,背包旅行當然也是我的強項。當我們初次接觸軍事人員,尤其初次接觸消防員的時候,我們可以示範給他們看:東西應該怎麼放、背包怎麼背。


然而事實是,他們還有其他方面的需求。消防人員的裝備輕則20磅,重則35磅,必須一直扛在背上。出於工作需求,他們經常要背著裝備挖溝渠或伐木。這些經歷自然不在我的專業範圍之內,所以我們應該要合作,而不是告訴他們該怎麼做。


軍方又是一個更極端的情況。我們第一次與軍方接觸的經驗像是被灌了迷湯,他們的反應是:「哇嗚!這些民間的背包製造商遠遠領先我們,就直接帶回去用吧。」


但是海軍陸戰隊則發生過一個故事。他們有一款Arc’teryx Explorer的官方授權版,是個好背包。只可惜,調整背包給隊員帶來一些困擾,據我們所知沒有一名隊員成功地調整過。倒不是因為不好操作,而是他們沒有那個閒工夫,他們有其他考量。基於這個原因,即便是個好背包,就海軍陸戰隊的使用來說,只能淪落為全世界最貴的雜物袋。


「我對人體負重的專業知識相當充分,團隊裡的設計師也是;但是很多情況下,我們並不知道這個人背著重物要去做什麼事。所以我們應該要與之合作,而不是告訴他們該怎麼做。」


我們也遭遇過類似的處境。特種作戰部隊曾經採用Terraplane背包的前身款,他們還算有耐心也有時間去適應,所以情況有好一些。但我們最後還是進行改良,以符合他們真正使用習慣。否則他們無法第一時間搞定,反應一定是:「搞什麼,爛透了!」所以我們必須依據他們的需求去設計裝備。


怎麼會發想出三向拉鍊的設計?


因為我已經受夠了每次一拉開滑雪背包,總有一堆東西掉得滿地都是。前開式有這個缺點。相對於走路,穿著雪板爬坡的穩定性更差。萬一這時候想要拿東西,你必須脫下背包,整個拉開或拉一半以上,然後開始翻翻找找。

 


會想到三向拉鍊的設計,是因為有些物品從上方比較好拿,這是為什麼上面兩個拉鍊做V字形的設計。這種設計在完全關閉時,只要一把抓住背包、拉開就可取物。你會發現即使中央拉鍊打開的情況下,內容物也不會統統掉出來,你可以好好地抓取你要的東西。


這種設計十分符合滑雪的使用需求。雖然它沒辦法像我們幾款簡便型的滑雪包那樣,把滑雪板斜掛在背包上,但是A字形的配掛法一樣方便。2005年前後,我們製造了幾百個這種背包,在博茲曼附近販售,大概就是那時候開啟了三向拉鍊的旅程。初創的版本當中,三道拉鍊匯集後,中間會出現一個小洞。做了六個原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需要的是三道獨立的拉鍊,還有藏在頂蓋底下的小三角片,這麼一來才能達到絕對密閉的防水效果。解決了這個問題之後,一開始鎖定為滑雪專用,但是人們看到的反應總是:「嗯,挺有意思的」,卻沒人真正想使用它。


約莫又過了一年半,我們設計了一個版本,並向軍方展示,而他們看到了這種設計在使用上的優勢,三向拉鍊才一炮而紅。光是在軍方這一邊,我們已經製造了十萬個這樣的產品,成為廣為接受的設計。同時基於它的實用價值,陸續推廣到Mystery Ranch於各地的所有生產線。好啦,讓我老王賣瓜一下:這種拉鍊系統在我們之前是史無前例的,我對此非常感到驕傲。它已經成為一種標準規格了。


你在狩獵、軍事、戶外市場耕耘了這麼多年,是什麼原因讓你開始涉足日用╱民用市場?一般民眾的使用回饋讓你滿意嗎?


我們之所以開發日用背包市場,有部分單純是出於業務上的必要考量。Mystery Ranch創建之初,我們嘗試在美國製造,實際上,這種做法多少令我們在背包銷售市場上失去經濟競爭力。我第一次創業時,即便是美國製的Dana Design背包,定價在當時九〇年代都被嫌太貴了。人家告訴我們,沒有人會花超過229美金買一個背包,絕對沒有。我們只好到海外設廠,做一些經銷商願意賣的東西。當時我們打算完全透過經銷商販售來維持公司營運,因此整整四年的時間都在朝這個方向邁進。直到軍方對我們產生了興趣,才得以維持美國製造,並且控管製程。終於在2004年,我們退出必須仰賴經銷的民用市場。


隨後七、八年期間,公司終於成長為幾倍的規模,比顛峰時期的Dana Design大上好幾倍,製造對象則以軍方為主。這段歷史不是很尋常:時值2010年,我們的東西不是賣給消防員就是軍人,只有少數透過網路販售給還記得我們的人。有一群日本人結束黃石公園的行程後,經過我們直營的小店,看到我們做的東西,進來把架上商品一掃而空。一個月後,另一群人進來,也把貨掃光。


那時我們才發現,原來在日本還有基本的忠實消費族群,這些人喜愛我們的產品,認同我們是為那些把裝備真正發揮到極限的人而設計的理念。我們終於找到一個對產品要求苛刻的消費族群,於是投入日用背包和其他相關產品的製造。直到我們與日本A&F公司展開合作,他們是一群很優秀、很優秀的使用者,不僅在日本行銷裝備,同時有自己的店鋪,我們才得到很清楚的訊息:那裡有市場。

 

Mystery Ranch, Tokyo


為了有效地重返日用背包的市場,我們有很多事要做,其中包含建立起自己的生產系統,好讓亞洲製造也能比照美製的品質水準。這需要付出很多心血。一方面,因為我們自己有在生產,才使之成為可能。另一方面,要感謝日本的朋友保證了足量的訂單,讓我們可提出一定的產量而受到重視,實現於菲律賓設廠的計畫;同時說服他們願意辛苦一點,照我們的方式來製造。這並不容易。我們要求他們更加注重細節,當地的許多公司並不是這種風格。我們更不可能年年降價,因為我們要求這些人做的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人家也是需要賺錢討生活。


基於種種原因,直到過去這五年,我們才真正逐漸重返市場,製造戶外運動或都市生活專用的背包。同時也花了一點時間,擺脫我過去完全以裝備為取向的思維,開始創造兼具功能與外型的商品。我們對現在的成果非常自豪。日常使用者給我們的回饋意見,絕對是我們近日來面臨最嚴峻的挑戰。真令人哭笑不得,我不得不說。


在你的生涯期間,最喜愛哪一款自家背包的設計?其他品牌又是哪一款?


儘管我對三向拉鍊的設計感到得意,而且我們當今所做的一切絕對深受其影響,但是我覺得我在Kletterwerks時期設計的原始版Terraplane背包,是非常精湛的設計。Terraplane有兩個魚雷口袋、不可拆卸頂蓋、睡袋專用隔間,重量極輕卻不失支撐力。我今天的每個設計都有它的影子,42年了呀。Terraplane真的沒話說。


至於其他品牌的話,我最愛的設計並沒有在市面上生產,是我在Wookey公司的老友們設計的滑雪背包。他們已經不做賣背包的生意,而是以一個更高層次持續投入背包產業。嘿!我自己創造過無數的滑雪包,Wookey的滑雪包仍是最精良的設計,即使它採用前開式的方法。


到哪裡可以看到你為Mystery Ranch設計的全商品?


美國沒有這樣的地方,而是在東京的原宿購物商圈。日本A&F公司的朋友開了一間Mystery Ranch專賣店,他們的角色很像策展人兼收藏家。這些人努力把我們為軍方所做的設計,一點一滴收集、拼湊起來,其中許多未曾在大眾面前展示過。對於保存歷史,他們居功厥偉。一旦你上到二樓,彷彿進入一個神祕的世界――我很喜歡。


在你年輕的時候,最景仰的設計師是哪幾位?


那時有一位Don Jensen非常厲害,當時我們口中說的人體包(body pack)就是他發明的。這種背包是由二到三個圓筒狀隔間組成,無論你怎麼塞都不會變形。可惜他於七〇年代初在英格蘭發生自行車事故,不幸喪生。除了他以外,還有好幾位我很欣賞的人,好的設計並不少。


其實,就設計師而言,我比較低調,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我的意思是說,像我就很佩服Wayne Gregory(注:背包品牌Gregory的創始人),真的。我們倆在七〇年代早期曾經在Snow Lion公司共事過,我們的工作都與背包無關,但自那時起就關注彼此了。以及Mike Pfotenhauer(注:背包品牌Osprey的創始人),在我離開Dana Design後,這間公司走向分崩離析,他展現企業家風範接管美國的背包市場,並且繳出耀眼的成績單。Mike有許多看法非常有遠見,他後來也毅然決然將生產線移至海外,證實這樣做才是對的。從上面這兩個例子當中,你會發現我所景仰未必是他們在設計上的貢獻,而是他們能夠把自己的設計讓許許多多的人看到、使用。他們真的很了不起。


就背包界而言,有沒有哪一項創新特別重要?


我必須告訴你,射出成型(injection-molded)的扣環是一大創新。我從1975年開始製造背包,那時的塑膠扣環無奇不有。但是ITW公司,或者說ITW Fastex公司,把塑膠扣環給系統化了,只不過一段時間後他們也開始疲乏;後來National Molding公司加入,才再度有所進展。


Cordura 尼龍布料的出現也是一大突破,1975年,它作為一種人造帆布才剛剛嶄露頭角。在當時,它其實是為了新一代輪胎所開發的輪胎簾布。典型的Cordura上面有細微的絨毛結構,有助於與輪胎貼合。而後他們把它織得更緊密,並且加以染色、表面塗層,一種最為優異的材質就這麼誕生了。反正我們也沒什麼好損失,就成為率先將這種材質引進業界的公司之一,並和Cordura業者一路合作愉快至今。


你心目中的最佳日用型背包是哪一款?


我還是太得意三向拉鍊的設計,採用它的人我愛死你們了。我自己有兩個日常攜帶型背包,其中一個是3 Day Assault。未來還會有一款軍規特徵沒那麼強烈的2 Day Assault推出,但構造是一樣的。另一款我愛背的叫做Super Booty Bag,它是我們家有點龐大的雜物袋Booty Bag的加強設計版。除了兩個小口袋以外,不配置其他拉鍊,採用自動捲收的摺疊開口,於是我就有了一個防水背袋。這個背袋很棒,只可惜不是我設計的。有名男子我們管他叫D3,主要是他設計的。能夠背我兒子設計的背包,我與有榮焉。




能不能帶我們了解從發想到完成的整個設計流程,需要多少時間?


首先,針對日用型背包市場,我們會提前一年半就著手設計。基本上,一定要這麼早。我們現在正在做2020年的新品,差不多快完成,然後接著做2021的新品。基本上,需要的時間就是我們的設計時間,不大傷腦筋的案子至少30到60天。如果我這樣說,我的設計團隊肯定看著我哈哈大笑。現實是,假如專注設計一個背包,一路做到底,30到60天的確可以設計好一個像樣的背包。


但是接下來,是不是得考慮要用什麼材質?前置作業時間呢?不同材質有最低下單量,這要不要考慮?然後你總得下訂材料。如果需要開發新色,這是日用型背包市場的重要元素,那麼又得加上三到四週的作業時間,只為了試套顏色直到接近你要的顏色。確認之後,終於可以訂布料和一些有的沒的。如果從經濟層面來衡量,這些前置作業時間是相當可觀的。


有沒有哪些設計令你後悔過?


Dana Design時期,有一兩個支架設計完全沒達到我要的效果。但這個問題只會造成一個結果。幾個我做過最重要的設計,都是一路做到最後,結果決定不予生產。一部分是設計得太多餘了,超出實際需求;一部分是純粹行不通、沒意義。知道一點很重要:徹底失敗的作品,或者更慘會失去消費者信賴的作品,倒不如別讓它上市。


我確定例子還有很多,只是我記不得了,畢竟我都做43年了。相信我,從錯誤中可以學到最多。若是你想出了一個設計,並獲得成功,要感恩。但是萬一不成功,除非事態嚴重,否則可能不會真正為你帶來教訓。某種程度上,我們有點懶得犯錯。我寧可同樣的錯誤不犯第二次、第三次,老實講,被打了幾次屁股以後,你就再也不敢了。


哪一件事是品牌常犯的錯誤,不管是設計或是經營方面?


就是自以為你在做的事情是使用者關注的焦點。每個人有自己的生活,也想繼續過自己的生活。他們要的是容易操作、可照自己意思使用的東西。如果他們最終看重你這個品牌,必定是你做的東西不僅符合他們的使用需求,且與他們的自我形象產生共鳴。不是因為你改變他們的形象、讓他們變得更帥氣,純粹是引起他們的共鳴。


要想真正成功,我們的產品不能只在身體上產生生理連結,心理連結也一樣重要,一個真正好的裝備能引起使用者微妙的情感共鳴。這不是每一次都做得到的,而我們也是從八〇年代起才注意到這件事。有的時候我們剛好完全做對了,就會創造出廣受歡迎的商品。那是十分美妙的一刻,非常令人驕傲。但是我能控制嗎?不。那一刻是可遇不可求的。Mystery Ranch和Dana Design大部分的產品就是這麼如此,所以我感到非常自豪。


喔,對了,我們農場和設計師們老犯一個錯誤,就是模組化。作為一名設計師,創造出可解決多種不同問題的產品看似一件好事。我曾圍繞著這個概念打造整個背包系列,最後全部摧毀重來,就是考量到人們到底需不需要一個萬能背包。當人們想要解決一個問題,通常這個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此時你說:不是已經給了你一個可解決許多其他問題的工具了嗎?當然一點意義也沒有。


而我必須說,Mystery Ranch有許多商品嚴重模組化了,可以更換袋子,又可以更換支架等等。狩獵系列有幾款就是這種情況,結果賣得其差無比。因為殺雞焉用牛刀,人們想要解決眼前的問題,何必去買一整套工具。


「從錯誤中可以學到最多。若是你想出了一個設計,並獲得成功,要感恩。但是萬一不成功,除非事態嚴重,否則可能不會真正為你帶來教訓。」


對於追求耐久和輕量,你的想法是什麼?


我們做背包本來就是要拿來用的,所以早就知道人們會弄壞東西。譬如塑膠扣具就是其中之一,我們做出來的東西如果在日常生活中不堪一擊,那也沒意義。


相對而言,比較難搞的是崇尚「輕量」的風潮。大約在2000年左右,社會上出現一種只要輕就是好的概念。可是你要知道,假如你要背的東西不到20磅重,其實不大需要背包,拿個墊肩墊著就可以扛走了。


一旦你要背的東西趨近於30磅,我們有各種方法幫你分散重量到身體其他部位,減輕肩膀的負擔。萬一東西又更重了,我們可以為你改善得更多。為了追求輕量不得不刪刪減減:扣環越輕越好,織帶只能做到3/4英寸、5/8英寸,甚至1/4英寸。這樣是很輕沒錯,但是很難用,而且很不耐用。


我們的設計宗旨向來是打造能於野外重複使用、隨便蹂躪的裝備。多年來我們努力取得平衡,最多也只能做到半輕,超輕是幾乎不可能。半輕量的背包可以3磅的重量裝載30磅重的物品,背起來的感受就截然不同。問題是,即使背包增加到4磅而不是3磅,物品也增加為31磅,背起來根本感受不到差別。一點也不。


所以我們是在創造工具,這個工具的任務艱鉅,且基本上要在各式各樣的地勢環境中完成任務。我可能永遠不會在純裝備的商品清單中加上超輕量背包,除了讓你帶去阿帕拉契小徑(Appalachian Trail)或太平洋屋脊小徑(Pacific Crest Trail)走路,其他什麼也不能做。但是很多人選擇這樣做,我們則會做一些對裝備而言比較苛刻的事。


D3(Dana III)其實是個天才,他的兄弟Paul也是。他們兩人都負責設計,Dana在公司裡面,Paul在農場待了13年之後獨立創業。身為他們的父親,我深深引以為傲,真的。


哦,我還想透露一件事,D3和我是唯一父子同時獲得《背包客》(Backpacker)雜誌「編輯首選獎」(Editors’ Choice Award)的人。我們兩人本來還不知道,是到了Bridger Bowl滑雪場,坐上纜車才發現旁邊的人是他。我還迅雷不及掩耳地捶了他肩膀一拳。

 


從著手處理問題到想出解決方案,這個過程是什麼樣子?


首先,出現問題是好事。也許只是一句「喂,再輕一點」,都是一個永無休止的開放性問題。如果出現的是實質性的問題,因為有個範圍在,事實上更容易解決,儘管是非常困難的問題,例如:如何在防彈衣外穿上背包,而不會在兩小時後痛苦不堪?


這就是為什麼狩獵方面的問題實際上都是可以解決的,因為他們的任務很明確,像是要能在樹林裡走一整天。如果成功拿下一頭獵物,則要加以處理,趕在棕熊或黑熊聞風而來分一杯羹之前,盡可能把肉取下。這意味著他們必須能夠重裝快速移動。


你一定要完全理解這個問題,這代表你要與面對問題的人討論各種細節。儘管這是我們得憑藉負重經驗去解決的問題,但是提供範圍讓我們去思考的仍是直接面臨問題的人。


你們是如何測試裝備的?


我們會帶到外面去實地操作,而且盡情蹂躪它。我們有一些標準試驗程序,老實講,最大的問題不是測試裝備而是打發無聊。但這麼做不僅僅是體驗或喜愛產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為Mystery Ranch建立起系統,同時體會我們的所作所為對那麼多人產生意義,才是這個我們與員工共同建立的社區的宗旨。


坦白說,人們有權讓自己開心。帶著愉悅的心情一邊做事不是更好嗎?所以啦,我們喜歡到MAP Brewery啤酒廠與那邊的朋友們歡聚,那裡距離農場大約200公尺。我們總說MAP Brewery是Mystery Ranch收工後續攤的老地方。我們可以盡情談笑、把酒言歡。我們很多人都會抓緊機會出來測試裝備。


我們在這裡會談論家人,不過最終都會回歸一件事:我們是在為一群最嚴苛的人們盡最大的努力。我們必須與之對話,趁他們來到這邊時聊聊天。藉此機會我們能看到,我們投注時間與心血所做的事,原來對幾個龐大的族群那麼有意義。這太過癮了。我們做這件事不是只為錢;我們做這件事,是為了讓人們的日子不用過得那麼辛苦。知道我們可以改變人們的生活,對我們自己的生活是意義非凡的。


對於想入這一行的人,你有什麼建議?設計或經營方面都好。


到零售店去工作半年,直接與買裝備的人面對面接觸。去了解至少某一群賣裝備的人需要經歷哪些事。當然不要忘了思考自己能如何改良裝備。我也是從小店員做起的,後來當上業務代表。在那之前,我突然好想動手修改一些裝備,還說服自己入手一臺真正的縫紉機。有了縫紉機之後,好一段日子我都在改我的裝備。可是縫紉機要錢,所以我開始幫別人修東西賺點費用。


做維修比去上課還要有收穫,因為實際操作才能看到問題真正出在哪裡。你會了解他們為何要這麼設計,然後該怎麼修。從這當中我也累積了一些心得。作為一個聰明的設計師,與一個能製造出零故障用品的人,是不是能帶來同等的價值;如果東西一定會壞,是不是能讓它壞得優雅,維持堪用的地步。你還是可以拿出來用,而不是完全指望保固,結果……。好啦,我知道,他們會修,他們可以換零件,我都知道。萬一我就不想修了怎麼辦?如果東西一定會壞,就應該試著在設計上下工夫,讓它未來壞得優雅。假裝東西永遠不會壞,代表你認為凡事都不可能出錯。


我也要告訴各位,永遠不要覺得自己沒辦法踏入這一行。我當初也沒有明確的規畫,就算有肯定也是錯的。做好心理準備,接受自己犯了錯,並從中學習,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你對於集資背包的看法如何?


集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真的有人會鎖定東西。的確有人成功了;但是大多數人募得的資金也許足夠生產一批背包,卻沒有考慮很多是續生成本,並非一次性的費用,實際無法靠這個維生。在集資的世界裡,我肯定會另外開一間公司來操作。但是長遠下來有沒有辦法成功,倒是個有趣的問題。集資的遊戲規則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岔開話題,談一下關於「這將是你的最後一個包」這種話。沒錯,人人都能喊:「來喲,就是它,我已經做出全世界最好的包。」基本上,人的需求會改變,所以你是不是做出全世界最好的一個包……?我還要補充一點,當你創作出一個東西,尤其前面一直表現平平時,你真的很容易愛上它。你當然要愛它!因為是你的創作、你的孩子。但是你的孩子也可能有三隻眼,而且很愛挖鼻屎。


基本上,你是否創作出經典或終極背包,是由別人來決定,不是你說了算。會說這種話代表你只是在搞入門等級的行銷話術,你的時間與經驗洗禮都不夠。即便設計出很酷的背包,不代表製造得出來,也不代表實際使用會如你所願。這種事情我們看太多了。現在假如我製造出了終極背包,你所需要買的最後一個包,我就是在玩行銷話術而已。


新點子一直在出現,人們要背的裝備組合也可能出現變化。以前沒有手機,人們會背單眼相機;現在有了手機,人們不背相機出門了。只帶最少的裝備就能滿足你要的功能,也許根本不需要背包。使用背包反而是多此一舉。那我們怎麼做?這是喜好的問題,我的喜好只有我知道。


「如果東西一定會壞,就應該試著在設計上下工夫,讓它未來壞得優雅。假裝東西永遠不會壞,代表你認為凡事都不可能出錯。」


你怎麼看背包的未來?


未來的背包會像是無重力的小氣球,你只要把東西塞進一個簡單的袋子,繫在這玩意兒上,就什麼都不用背,讓它飄在你身後就行了。天方夜譚吧!


促使你進入背包產業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過去我製造過帳篷、睡袋和衣服,這些經驗集結起來,我可以大幅解決人們製作背包所遭遇的困境。背包使用的材質組合亦與其他裝備有所不同,所以我就想做這件事。


謝謝各位,很榮幸今天能與大家交流。


原文 A Conversation with Mystery Ranch Founder Dana Gleason

忘記密碼

請填寫您註冊時輸入的 E-mail,我們將寄送驗證信件至您的 E-mail
請您於該信件中點擊驗證連結以進行密碼重新設定,謝謝。

帳 號:

E-mail:

驗證碼:

請留下您的姓名與E-mail,我們將於貨到時通知您。

姓 名
手 機
E-mail